2020年2月28日 星期五

凡事都可行,但不都有益處…

凡事都可行,但不都有益處:凡事都可行,但不都造就人。(林前 10:23)

前陣子有位好友特別到我辦公室,跟我討論他最近想要做的某個軟體產品。他知道我過去這幾年有非常多產品開發(我想估計是失敗的)經驗,所以他說想跟我請益一番。

一如既往,只要人到了我辦公室,我肯定熱情接待、滔滔不絕、知無不言。談過了他的想法與企圖,也給了一些建議,茶過三巡,我也就不客氣地分享了我最近想做的另一個資訊服務,話還沒講完,他拍案大讚,說到:『David你這個案子會成,要不要做? 我有興趣。』

他的熱情讓我愣了一下,我有點猶豫地說,我還在思考一些問題,像是…為什麼我目前沒看到市場上有類似的服務? 台灣那家知名的網路商城P公司,該是最有資格做這個案子的,不管是倉儲、物流、和我這個案子最關鍵的庫存品,都一應俱全,我不太懂他們為什麼不做?

朋友說了一句話:『P公司太大了,他們什麼都能做。什麼都能做,就代表什麼都做不了。』

他話才說完,我就明白了。
(有時候跟頻道接近的朋友聊天就是有意思,話不用講太多,彼此一點就懂。)

我明白了朋友說的意思,但也看到了我自己的限制。

這一直以來是我的問題,我意識到這個問題,但卻始終沒有去面對。

前陣子流行『斜槓青年』,你可以在網路上找到這個字的意思。但我慢慢發現自己實在斜槓太多的領域了(而且也不是青年了)。過去這幾年,我寫書(手上正在寫一本),做企業顧問(目前一家進行中,一家洽談中),同時也帶人做軟體專案(目前三個案子進行中,好在差不多都是結案階段了),我也喜歡上課(下個月開始預計有兩個排定的課程),另外每周我給自己的目標是產出三到五篇的貼文、blog文章和數個教學影片檔,為了提供給線上課程和電子書…

然後,我還一直很想做產品。

雖然盡全力把每一個手上的任務做好,但很明顯的,我發現瓶頸在哪裡了。的確,瓶頸就在自己身上。

問題來了,我要割捨掉哪一塊? 我太明白多工與多重目標所帶來的陷阱和限制。回頭翻自己的貼文,還有底下這兩張照片呢:

但怎麼當要去面對這些問題的時候,自己也變得難以割捨了?

管理方法的道理和邏輯永遠是那麼鮮明,但執行的困難卻往往不是不懂這些,而是在情感上的拉扯和限制。

剛開始工作的第一年我就發現,除非自己選擇放下,否則手上的工作永遠不會有作完的那一天的。而當人(企業)能做的事情看似愈來愈多,就愈是得克制每一件事情(每一個目標)都想去做的衝動。

我記得從某本談管理的書上看到這麼一段話:『這世界上根本沒有時間管理這回事,你要管理的不是時間,而是你自己。』

我喝了口手上的咖啡,抬頭跟朋友說:『這個案子我真的很有興趣,但我得再放一陣子。對我來說,現在不是最好的時機。』

這世上有許多很有趣的事情等著我們去做,不過,我們始終得把優先序排好才行,畢竟,管理好自己,是成就所有事情的第一步。

自由不只是去做所有自己想做的,更是有能力放下自己不該做的。工作是這樣、專案是這樣、其實生活也是。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熱門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