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

Reactive

周末,去參加中學的同學會,結束之後老同學住在家裡附近,理所當然的搭他的順風車回家。就在準備上交流道的路口,後方一台B開頭的名車或許不耐等候,開始閃燈喇叭齊鳴。

我看到老同學瞥了後照鏡一眼,手反打入了低速檔,我立即把剛才忘了繫的安全帶扣好,心想接下來可精彩了。要知道當年這位同學,可是率領我們一票人夜騎九拐十八彎的領頭狼,後來買了跑車之後國道競速也時有所聞,即便人到中年,估計也寶刀未老吧。

正當我身心狀態都預備好了,卻見老同學一個轉彎,把路讓給了後方的來車,只見後方BMW引擎聲和喇叭聲同時巨響,從我們車旁呼嘯而過。我心想,老同學這是身經百戰之姿,顯然是要讓對方輸得心服口服,所以打算從後方追趕是吧?

停了兩三秒…咦? 沒有。

偷瞄了老同學一眼? 嗯? 沒有反應。

『沒準備教訓對方一下嗎? 這不像你啊~』我忍不住開口揶揄一番。

『我現開車可以心如止水,不動如山。』他回道。

『怎麼說? 是受了甚麼教訓嗎?』我一幅幸災樂禍樣。

結婚前,我女友就常跟我說:『開車的時候幹麼跟其他車子比快比狠,除了一時情緒,其實根本沒意義』我當然聽在耳裡,沒放在心裡。

直到有一天,颱風天剛過,路上很多風吹倒的樹木,當天急著要到公司,路上還不很好走,開著開著,後面一台車也像是剛才那樣又是喇叭又是閃光,我看了當然火大,立刻下車準備跟對方理論。

下車走沒幾步,對方駕駛還沒來得及反應,我就發現他猛按喇叭的原因了…

原來我後保險桿拖了一串將近2/3個車身長的樹枝,顯然是颱風吹斷的。我一看當下沒了情緒,先把樹枝給拉開,然後跟對方駕駛打了個道謝的手勢。

回到車上我一邊開車一邊思考,我想到的不是誤會了對方覺得不好意思,而是,原來人的情緒可以變化的那麼快,前一秒鐘我還想下車理論個輸贏,但下一秒我立刻沒了情緒,為何會有這差別? 我意識到,其實是我對事情的『認知』造成的。

我沒看到部分的事實(樹枝纏在保險桿上),但卻看到了對方駕駛按喇叭和閃燈(這也是事實),我自己把這行為解釋成對方很不禮貌,就是要跟我輸贏。因為我這樣理解這件事,所以導致自己心情不好,甚至衝動到下車打算講個道理,甚至想動手出氣。

但原來對方可能是好意,而我不知道。然而重點是,其實不管對方是惡意或好意,我發現其實影響我心情的,是我怎麼看待這件事情,也就是我對自己遭遇到的事情的認知是如何。

『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?』我突然補了一句。

他接著說:『從那一天開始,每當有人在後面按喇叭和閃燈,我就想起這件事情。我會先下意識的檢查一下是不是自己的車子怎麼了,會不會對方其實是想提醒我。一想到這邊,就沒了情緒。』

『但我覺得路上的惡人還是比好人要多的多吧?』我問。

『沒錯』他回答。

確實開車時大多數人其實都是沒耐心沒禮貌才閃燈按喇叭,但有了前面的那次經驗,以及後來刻意的練習之後,我發現自己逐漸可以『假裝』對方是為我好,想提醒我什麼,才瘋狂的按喇叭。久而久之,我幾乎可以不對路上車子的無理而動氣。

我發現,我居然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緒,這種控制不是忍住壓抑,而是有能力決定對別人的無理自己要採用哪一種態度回應

接著我發現,這能力在工作上非常重要。讓我可以相當平和理性的面對客戶或同事的無理或不友善的態度。因為我知道我有能力,也可以,選擇自己回應的方式

由於不在盛怒下衝動的做決定,久而久之,我發現自己可以不被情緒控制,決策更加的正確,大多數同事也覺得我是個理性好相處的人。

『我想,現在根本沒人會相信,當年我是帶著一票人在路上夜遊飆車的衝動少年了吧。況且,就像我太太說的…』他緩緩地道:『在路上跟其他車子比快比狠,除了一時情緒,其實根本沒意義。』

『現在我都在這邊玩車』他拿出一張會員卡給我看,道:『這邊的輸贏還可以開香檳,拿名次,練技巧…比起在路上沒法控制自己情緒的亂衝耍狠,要有趣的多了。』

呵呵,我知道他其實是有在玩車的,還花了不少錢在上面。只是沒想到他在路上竟然可以這樣控制自己的脾氣。這到底是不是他在事業上小有成就的原因呢? 我不知道,但他說的那句話『我知道我有能力,也可以,選擇自己回應的方式。

我打算把這句話記起來,下一次有人按喇叭的時候,我不想輸給老同學,也不想讓自己沒有不生氣的自由。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熱門文章